读书心得 > > 正文

吉祥枣树

2020-09-13

  鲁迅说过枣树,“我家门口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鲁迅说了枣树,也说出了一个游子对家乡的记忆,念想。

  近几年,枣子市场红红火火。大枣,小枣,绿枣,红枣,脆枣,甜枣,蜜枣,五湖四海的枣,各式各样头衔的枣各显神通,热热闹闹。吃着枣子与朋友同事聊天就会不厌其烦地唠叨、显摆家乡的枣树。说枣树也就是说家乡。

  漂泊的人,兴冲冲离开家乡,四处寻找梦想。想改变家乡,想远离家乡,想衣锦还乡。心中惦念家乡,梦想其实在家乡。枣树成了记忆和念想的符号。

  说起枣树,心中甜蜜,心也惆怅。少小离家老大回。留守的老人,留守的儿童,城镇化的家乡变了样。

  可是,让我日思夜念,唠叨不停的枣树,不知道去了何方;老人们自豪地说:“城里人选去了,说是绿化城市要选些树进城。还说了不少好话人家才买呢,不需要动手,城里人连根带泥土全弄去了。”院子里只有依稀的大坑。

  枣树在华北平原,京杭大运河畔的乡村,每家院子都有,少的一两棵,多了三五棵。

  记忆中的枣树敦实的树干,皴裂的树皮,灰中透红而遒劲的枝桠,大大的树冠,稳稳当当,安详自若。枣树是吉祥树,是风水树,有枣树就有家。新的宅院,总会种上两棵枣树才象个家,才安心。

  老枣树,从清朝到民国,从抗日到社会主义中国,有战火纷飞,有洪水,有干旱,有蝗虫,有地震;有和平也有快乐;有各式各样的运动;有琐碎的生活和日子;有婴儿的啼哭,儿童的快乐,少年的淘气调皮,青年的英气,老人的慈祥平和。太阳刻下了年轮,全存放在老态龙钟的树干里,深而长的树根里,那倔强的枝桠里。

  枣树在,家就在。房屋翻盖了又翻盖,主人换了又换,枣树还是那棵枣树。说生活在家中,还不如说生活在大枣树下。

  有枣树就有了阳光。

  华北平原春天的风,就是劲,就是猛。仿佛担心唤不醒冰冻的大地,吹不生睡眠的草木。春日,枣树用光秃秃而稀疏的枝桠接引阳光。春雨,春雷来了,枣树才慢吞吞地,从从容容地在硬邦邦的枝桠里挤出黄绿的芽,迎着春风,和着暖阳。

  树叶渐浓,淡黄色小小枣花密密麻麻,淡淡的香满院子,蜜蜂飞来飞去采蜜忙。大雨大风电闪雷鸣中,豆粒大的枣子已经藏在浓密的树叶下,大大的树冠,遮去了夏天当午的烈日酷阳;枣树几乎不生虫子,但必定有几只螳螂。凉快又清净,大树底下好乘凉。

  “七月十五点红,八月十五满红。”入秋了,那一串串枣子,就像满树的小太阳,让大人小孩仰望。

  中秋节是收获枣子的日子。

  新鲜的枣子,或全红或红绿相间,放一颗到口里,又甜又脆。捧一捧送给邻居,捧起了吉祥;抓几把放到学生的衣兜里,抓起了欢笑;鲜枣用老白干酒密封泡起来,是醉枣,是留到来年的醇香;晒干的枣子,可收藏呢,是收藏了幸福;把干枣放到玉米面窝窝头里,蒸馒头,枣花,年糕,是香甜到胸中。

  冬日里,喜鹊登高枝,喳喳喳,歌唱阳光;下雪的日子透过飘洒的雪花,隐隐约约看到树尖几颗火红的枣子,可当成太阳来欣赏;选个晴天,拉条绳子与两颗大枣树间,晒晒被子,晚上就着太阳的味道入梦。

  腊八节是枣树的节日,家家户户做甜枣饭供养枣树,祈望来年的丰收。

  家里的枣树,太熟习了,乃至熟视无睹,不觉存在;太亲近了,乃至不关心;当他离开了,心中就是一个大坑,才发觉,那是依靠,那是宝贝。

  枣树,可以显摆,可以语无伦次地唠叨。可以默默地念想。

  植树节了,那就种棵枣树在院子里吧,种下信心、希望和幸福。


营销策略干货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academy
-

-

相关阅读

caixiaoningv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