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资讯 > > 正文

吃完办公室这块肉,无人零售的下一个场景在哪?

2020-05-22

猩便利和果小美的强悍融资进展使得办公室无人零售快速升温。有意思的事情是,现阶段关于零售行业的新进展基本都由阿里操盘,或者至少和阿里有关,在亮相了无人零售店“淘咖啡”项目之后,又推出5大举措全面升级猫超。此次由猩便利和果小美掀起的这股办公室无人零售风,创始人及核心团队也均出自阿里系。

笔者有意从办公室为何成为无人零售的理想阵地、背后的真正蛋糕以及谁会成为下一个候选场景等方面展开分析,以飨读者。

办公室的“讨巧”路线

应当看到,当前的零售行业已经迎来线上线下流量的双重争夺,线下流量的获取甚至能成为一些新入局者转攻线上的突破口,在某种意义上,当前已经固化的电商格局其实并没有那么牢靠,严选模式的兴起使得网易和小米在电商的发力上具有更多可能性。(可参见笔者的另外一篇文章:当我们在谈论无人零售时,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猩便利和果小美旨在通过无人零售以落地办公室的方式,来获取这批白领人群。之所以说是无人零售是因为双方均采用了便利架,消费者通过扫码支付快速获取商品,全程无人值守。根据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的介绍,由于便利店不够近和电商不够快使得办公室便利店成为后天刚需,白领们的属性加之这种无人便利店的支付机制又使得该模式具备天然传播效应。

笔者认为,该类无人零售模式落地办公室是走了一条“讨巧”路线。众所周知,无人零售最重要的是止损,在以阿里的淘咖啡和亚马逊的Amazon Go为代表的无人零售项目,所有的技术均是围绕识别消费者身份并判定其支付行为的产生进行,由于是面对大众消费者,该类项目必然具有很强的封闭性。但落地办公室是直接绕过了消费者身份识别环节,无人便利店开放成为一个单纯的货架也便具备了合理性。

办公室的作用实是充当了消费人群的筛选机器,除了阿里巴巴成为双方的共同落脚地之外,目前猩便利的货架还覆盖了携程、百度、中国移动、强生和中国平安等公司;“果小美”则进驻了成都地区腾讯、中国电信、分众传媒和微盟等公司。显然,这些公司都比较知名,如果出现损耗率和丢失率奇高的情况,这些公司的员工也将会受到一些舆论的非议。

现在来看看用户的渗透率和复购率,这些数字是反映办公室无人零售有无成效的关键数据。根据果小美方披露的数字,他们以100人左右的公司进行了测算,运行一周后,有67%的人使用过果小美,一周内购买2单的有60%,购买5单的有55%,购买10单的有14%。

此外,果小美的创始人阎利珉还对外表示,有不少的货架一个月流水至少2000-3000元,客单价为4-5块,产品毛利率在30%-40%之间,回本时间基本为两个月。

背后的真正蛋糕

值得注意的是,猩便利和果小美两者的目标均不是单纯地通过大规模铺设便利架来获利,因为这一市场空间本身并不大,全国没有几个像北京、上海这样的都市,并且每个公司的行政部门很容易接管办公室零食这一服务。

两者瞄准该领域无非是瞧见了办公室这一获客入口,通过对消费者支付数据的掌握与沉淀做更好的单品推送。阎利珉明确直白地表示了果小美未来要成为新零售版的聚划算,通过线下流量的获取转攻线上,不断寻找极致单品再通过线上将SKU扩大化。

猩便利创始人吕广渝表示他们力图通过技术和大数据等互联网手段来改变和优化零售环节,除了办公室无人便利架之外,他们还在谋筹社区新型便利店。他们的这一策略其实并不难理解,除了支付数据的掌握使得推送单品更容易之外,也更方便平台方建立更有效率的供应链体系。

此外,在猩便利昨日新一轮的融资中出现了美团点评创始人张涛和王兴等人的身影,虽然是以个人身份参与,但其背后的平台势力不能忽视。美团们积累的商家资源和建立起来的强大物流团队使得他们很容易做服务延伸,饿了么与雅堂小超和点我达的合作也表明了他们在新零售领域的进军步伐。

事实上,猩便利与果小美的模式昭示了现有电商格局的某种不稳定性,线下流量的获取能够使得新入局者具备转攻线上的能力。阎利珉的回答或许更为准确:拼多多和网易严选的出现就已经说明了线上格局未定。只要能找到获取流量的新方式,只要能给客人创造出有区别的价值,就会有新机会。

下一个候选场景

办公室之所以能够成为无人零售的一个理想阵地,主要原因就是两点:一是其是商务白领的聚集地,对获客人群有有一个很好的筛选和区分。二是零售所挑选的单品具有高频性和较强的刚需性。

所以无人零售的下一个候选场景也与此类似,包括会场、联合办公或者一开始就对人群有所识别的星级酒店、沙龙,甚至是民宿项目。止损仍然是关键环节,只不过猩便利和果小美找到了一个讨巧方法来回避严格的监督机制,模式上也有了to B和to C两种方式的选择,但基本的出发点都是止损,做成本、体验和效率的优化。

-

-

相关阅读

caixiaoningv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