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资讯 > > 正文

当科学家的梦,我不敢做

2020-09-14

  生理学家巴甫洛夫曾说:“感谢科学,它不仅使生命充满快乐和欢欣,并且给生活以支柱和自尊心。”科学对于人类的意义毋庸赘言。让孩子从小就接受系统的科学教育,掌握基本的科学常识,让科学精神扎根于幼小的心灵,对于孩子的成长不无裨益。

  近日,记者走进大凉山中的金新小学,却发现那里的科学教育还处于缺老师、缺设备、缺教材的境地。金新小学的困境,映照出广大农村地区科学教育的现状。如何解决困难,让科学的光芒洒在这些农村娃身上,任重道远。

  ——编 者

  科学教育的欠缺,在这里显而易见

  四川,大凉山,西昌市川兴镇新农村金新小学。

  在稍显破旧的小操场上,只见“老师”左手抓着啤酒瓶,右手叩击瓶口,直接震碎了啤酒瓶底。目睹瓶底的掉落,围观的孩子发出阵阵惊呼。

  这名“老师”叫邓男子,是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大求真》的栏目主持人,日前他跟着栏目组来到这里,为大山里的孩子们送来1000册图书,并现场演示科学实验。

  大多数孩子,在听到“老师”的详细解释后,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只有罗日哈,一个六年级的彝族小男孩,自己猜出了七七八八。在班上成绩名列前茅的他,对科学有着强烈的兴趣。

  “你喜欢科学吗?”

  “我很喜欢阿基米德,因为他利用浮力测出了王冠的真假。我还知道地心引力。”小男孩有些腼腆,但仍然侃侃而谈。

  “既然对科学这么感兴趣,那将来是不是想当一名科学家?”

  “我觉得,这对我来说不太可能,太难了。”罗日哈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在他看来,这些梦想只是他小学三、四年级时“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想当一名教师,将来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在这个连电都没有接通的小学里,“科学家”确实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几间稍显破旧的平房,几间裸露着水泥的毛坯房和一个小篮球场,构成了这个彝族村寨小学的全部。

  学校所在的村庄是个彝族自然村,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面的世界。从西昌市区出发,行车大约50分钟才到达川兴镇,进村还需要走大约40分钟的山路。

  金新小学共有11名老师,却承担着全校400多个孩子小学一到六年级的教学任务。这种情况下,全力保证语文、数学这些“主课”,成了唯一的选择。科学教育的欠缺,在这里显而易见。即使是罗日哈,这个几乎是整个六年级最优秀的学生,也不小心把地心引力的发现者说成了达尔文。

  连旗杆上都没有滑轮,怎么讲滑轮原理

  在金新小学,科学课的实际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

  师资很缺乏。这里的科学老师由数学老师兼任,但一学期下来,上过的科学课往往屈指可数。记者随机走进五年级的一个班里问:“这学期上过几次科学课?”大部分孩子一脸茫然,“没上过”。至于六年级的孩子,因为马上要小升初,科学课自然就没了。五年级学生马金子说,一天到晚几乎都是语文、数学课,特别渴望能学点其他的知识。

  金新小学校长罗滢说,四、五、六3个年级都开了科学课,一般每周会上一次课。但她也承认,实际课程数量很难实现。一位兼任数学和科学课的老师说,主课计划比较轻松时,会给孩子们讲讲科学课本,但如果快到期末,科学课就会被取代。

  这里的科学教育还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地球仪是学校唯一的科学课教具。没有设备照本宣科,孩子们只会觉得枯燥和不理解。

  邓佩芬是一名来自广州的大学生,通过大凉山支教联盟来到金新小学支教,负责数学、英语和科学课。她坦言,没有实验设备,课很难上,往往说了半天,孩子就是不明白。“我只能在黑板上画图来给孩子们讲解,但效果并不好。”

  科学课本上有“滑轮和轮轴”这一课,但是,“我们操场的旗杆都没有滑轮,升旗直接靠硬拉硬拽,只能照着课本给学生讲讲,再举几个他们生活中可能看到过的例子。”一位老师很无奈。

  甚至连科学课本也不是每个孩子都有,往往是两个学生共用一本。

  落后的还有观念。在部分家长甚至老师们看来,只有关系到升学的语文、数学成绩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对孩子成长同样有着重要意义的科学教育,在有限的教学资源面前只能靠边站了。

  教育主管部门没有真正重视科学教育

  金新小学的科学教育缺位并不是个案,而是农村校长期存在的普遍问题。

  是科学教育不重要吗?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认为,科学教育在小学教育中的重要意义是不言自明的,科学素养是国民素质的重要组成,关系到个人的发展,更关系到国家人力资源质量的提高。

  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助理梁瑞平提到一件事,让他印象很深。去日本考察时,他注意到很多大桥上都刻有设计大桥的科学家的名字,“这个国家对科学的重视可见一斑”。

  程方平认为,科学课、艺术课等在相当数量的农村小学教育中形同虚设,甚至包括了一些城市郊区的小学。或者即使有这门课,也因为不重视而导致课堂乏味,很难起到应有的教学效果。除了一些特困地区,大部分县、乡小学现在是有条件开设这门课程的,造成这一局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教育主管部门没能把科学教育真正重视起来。

  2013年6月份,教育部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意见》,明确指出:深化课程改革,推动中小学全面落实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开齐开足课程……更加注重对学生综合素质和兴趣特长的考查。程方平希望这些措施都能落到实处。

  如何向农村孩子更好地普及科学常识,《新闻大求真》做了一些有益尝试。比如,利用日常用品做实验,巧妙展现抽象的科学原理。金新小学的一位老师感慨,如果能这样上科学课,科学在孩子们眼里将不再枯燥。

  但是,电视节目毕竟代替不了科学课堂。《新闻大求真》栏目组已经走过了西藏、青海、贵州、四川等地的50多所学校,录制了100多期节目,但制片人戴飞仍然感慨作用有限,“短短一天时间,很难对孩子们产生大的影响。”

  梁瑞平也表示,想让更多的孩子感受科学的魅力,但和农村地区科学教育普遍缺失的现状比起来,这些努力还远远不够。


教育机构管理学习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academy
-

-

相关阅读

caixiaoningv资讯网